缘起:因为疫情,社团都没有活动,副会长张财焦虑,该如何是好?是否能办一些活动,适合当下的疫情生活?至少让草堂门活跃起来,保持艺术热情的温度。草堂门活动策划组长陈信中就考量到,现在人人都使用手机来转发信息,甚至“无聊信息“也很多,不如草堂门用心做艺术的分享。加上有了之前第一季的《以画传情》作品照片分享,本次可用更吸睛的方法,结合科技的成熟条件,来做成有视觉和听觉感受的东西,制成特别的动态式视频,尝试取代静止的照片呈现方式。

小组的岑振昌老师则是协助活动技术方面的年青人,他熟知手机科技和制图软件,原本是说做好了视频后,分享放进草堂门会员群组,不过可能会有容量因素需要考虑,或是网络数据限量问题,最后他提供方案,建议不如用Youtube 方式,只需发一个网链,有兴趣的成员点击进去看,也大可不必下载视频到手机,不占手机空间。

在制作视频方面,杜月生展示了他的杰作,第一个做好的视频是4分钟,就无形中成为了一个“标准“,视频时长在2-4分钟,因此振昌还补充,需要最少4-8张作品图片。本会的艺术天才曾添才就出现了,他要求像素要比较高清,这样才达到一定的要求。大家不约而同就这样,一个模式孕育而生。小组就告知会友们,参加者需要电邮高清的照片给添才,以处理下一步的视频制作。振昌和张桂娃兴致勃勃就研究起数个视频软件,不断改善剪接工序,不断测试后提供大家更好的参考点。

这个时候,秘书张延友有提问:为何在草堂门群组分享作品视频呢?经过思量,终于了解到其原因是:因为这个群组是一个志同道合,有艺术背景的群组。这个群体需要交流,由于成员观众都‘看得懂’艺术,是艺术交流的最佳平台。就这样,一个具备交流的条件的平台就建立起来,让草堂门这个大家庭的成员,有共同的日常话题,解除疫情下的纳闷,还能相互寒暄问暖。

同时,草堂门群组是一个特别的艺术群,有别于其他的大众群组,未必什么都分享,涉及层面有设限,目前只限会员加入,也是官方重要的资讯桥梁。而草堂门的本次类似活动能够体现手机群组的良好一面,让会员之间有好的话题共享,作为互相交流,作品的观摩平台,还能直接与群内的大师交谈。站在本会理事会的角度,也算是一个画会提供了会员参与的机会,有提升自我艺术能力的空间,最重要能实现草堂门本会的成立宗旨和目标,联系春草堂门下师友情谊。

再从草堂门的成员角度看,不单是艺术家,还有不少是艺术界的老师。有人发现到,如果将本会的作品以视频方式转发,年青一代的学生和智能手机新生代都非常受落。尤其是青少年特别钟意有视觉效果的题材。组长陈信中还说,有教育工作者(一位退休校长)看到后,都产生浓厚的兴趣,还不时追问,询问如何制作视频。所谓“活到老,学到老”,吸取的就是新颖的生活精粹,活出更多姿多彩的艺术世界。草堂门致力发扬中国书画艺术创作,并承先启后,开创区域之新新水墨书艺之风格。(文:张延友 21年8月15日)(参与策划小组筹备以画传情2活动过程的点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