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见闻.一图尽在不言中

林绍胜希望通过漫画,让人笑笑,生活没这么苦。

用文字说不清楚的复杂政治局势,不适合用文字讲出来的敏感话题,只需一格漫画就令人会心一笑、拍案叫绝,慢慢玩味。坐在轮椅上的时事漫画家林绍胜,行动或许比别人慢,但他的思维比常人快,手中笔锋锐利,时事漫画一针见血,直捅笑穴人心。十年磨一剑,他手中的“剑”可是磨了二十多年,仍在琢磨。

林绍胜于2006年第一次举办个人漫画展;2008年出版《少废话》漫画集;今年11月举行个人时事漫画展《Toon Touch》,展出他这些年的作品。

林绍胜画时事漫画多年,起步并不容易。1990年,他以笔名寄出第一张作品,虽被报馆录用但没有稿费。1995年,他的作品再次被刊用,但名字却被换掉了,同样没有收到稿费。后来,他的作品开始登上其他报章,但也要看主编心情,有时被采用,有时被投篮。

“于是,我想与其被动地等机会来到眼前,不如主动去报馆工作,了解报馆作业,多与主编交流,或许有更多机会。”

林绍胜踏出第一步,前往报馆应征,开始了他在星洲日报副刊当排版编辑的生涯,也获得在地方版、新闻版画插图的机会。后来周日副刊里有个版位,让他画时事漫画,这个小小空间是他展现才能、用心耕耘的园地。“画时事漫画最难的是选择题材,因为星期刊提前两天下版,必须确保画的题材两天后依然新鲜,不会过时。

克服百般障碍画漫画!

追溯他画漫画的渊源,要回到他小学时代,并得感谢他的大哥。他是看漫画长大的小孩,凡是大哥买回来的《儿童乐园》、《龙虎门》等古古怪怪的连环图都通杀。中学毕业后,因为爱画画,报读马来西亚艺术学院,主修中国水墨画。

他13岁受教会牧师影响,开始看欧美漫画,发现自己与Snoopy作者同一天生日。他曾经在部落格上写道:“时不予我,与Snoopy作者同一天生日,遭遇却如此大分别……”

在马来西亚要靠画漫画生存并不容易,时事漫画尤其困难,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Lat或Zunar。寂寂无名,作品发表也仅得很少的稿费,正职排版兼职教画。近几年离开了报馆,完全是自由身,靠退休金生活,除了在报章上发表时事漫画,也替书本画插图。“画了二十多年,觉得其实还不错,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还能维持生活,美中不足的是,漫画家的待遇有待改善。”

他目前的隐忧不是钱,而是自己的手。林绍胜3岁开始出现后小儿麻痹症状,从小使用铁靴和拐杖,24岁那年因为脊椎弯动了两次大手术,4年前因为关节快速退化,开始坐轮椅。最近,他的左手也开始变得僵硬,而这是他抓笔的手,虽然近年转用毛笔勾线,电脑上色,但左手灵活度减退,让他不得不担心会影响画漫画。

记者建议他练习改用右手,林绍胜以一贯平和语气解释,他并非天生左撇子,其实是右撇子,但右手因为小儿麻痹症萎缩,而练成用左手作画。闻言无语,唯希望他克服障碍,把阻力化做动力,继续享受创作,画出所有小巿民的心声。

我只是个平凡小巿民

2015年1月7日,法国查理讽刺漫画周刊总部遭袭击,因为经常刊登讽刺伊斯兰的漫画。2005年9月30日,丹麦漫画家发表了讽刺伊斯兰漫画,同样受到死亡威胁。2015年2月10日,本地漫画家Zunar发表作品,批评安华鸡奸案被捕。

林绍胜表示,独裁最怕有人站出来说话。从历史或个人经验来看,独裁者似乎更害怕漫画。怕不怕?他回答:“我只是个小人物,不高调,也不会引起注意。”画了多年时事漫画,他不曾有过任何“麻烦”。太敏感的题材,画家本身懂得拿捏,当然报馆也会小心处理。他坦言,有时有很想画的题材,还是会尝试挑战尺度,如果顺利过关刊登出来,就会很有满足感。

时事漫画家能不能有个人政治立场?林绍胜的政治立场是什么呢?“我只是个平凡小巿民,要求很简单,只要你让我能够生存,生活平安舒服就满足,但是现在连呼吸也觉得困难!”他对所支持的政党有所不满,也绝不噤声,依旧通过漫画表达出来。

巧妙切题不废话!

时事漫画家的养成必有其因,林绍胜很小就喜欢挑战权威,不爱跟着别人走,对事情存有疑问。

他笑言自己的个性就是多疑,越老越多疑。他特别要感谢当牧师的哥哥,兄弟俩以前同住时,常常会拿各种不同课题来辩论,长期训练思维,教会了他如何观察事情,如何选择简练的字眼来表达想法。

他喜欢看新闻,中英文、国内外新闻都看,培养对世界时事的敏感,这既是他的工作也是兴趣。他认为,画时事漫画必须得透彻了解新闻,若抓不到新闻重点,画出来的漫画就会松散,批判的内容也不够尖锐。

时事漫画要引起读者共鸣,窍门在于“深入浅出”,一针见血。“比喻要妙,要巧,要贴切,能发挥批判作用,不然作品便很刻意造作,淡而无味。”

一幅绝妙的漫画会让人记住,即便过了很多年浮现脑海里,还是会忍俊不住。他对Lat印象最深刻的作品是这样的:马哈迪开车回家,家门前居然有个toll,他打电话给三美维鲁说:“Samy, it’ too much!”这幅正巧也是记者最喜欢的Lat作品之一,相信许多大马人都有共鸣。

需要激情但忌泼辣!

林绍胜喜欢的时事漫画家不少,小时候爱看以色列漫画家鲁里,也喜欢中国老一辈的漫画家如丰子恺等。大马政治漫画方面,他年少时喜欢本地作家小曼;觉得Lat不错,只是属于温和派不够辛辣;Zunar漫画造型在他眼中有点“凶”。他个人特别欣赏香港的马云和尊子,对白精简,酸人点子很有创意。

他觉得长期自我约束言论的环境,很难培养出色时事漫画人。一则不够到位的时事漫画,普遍问题是:一、分析能力不够尖锐;二、思考不够清晰;三、画面组织能力松散;四、唠唠叨叨说不到重点;五、绘画根基少了内涵,未能创造具人文审美的批判,虽然不至于低级,却少了玩味。

“时事漫画人需要一点激情,真的很关心四周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别太投入,不然无法升华,作品会越画越凶,张牙舞爪,泼妇骂街。虽然说比较能够让草根族共鸣,作为文化人,还是需要稍微提升社会审美。”

《Toon Touch》林绍胜时事漫画展日期:即日起至12月12日(星期六)

时间:10am至4pm

地点:Whiteroom Gallery新纪元学院美术与设计系白色工坊
Lot 5, Seksyen 10,Jalan Bukit, Kajang, Selangor

询问:林淑莹 03-87392770

47岁的林绍胜,在漫画展现场与参观者交流。
47岁的林绍胜,在漫画展现场与参观者交流。
林绍胜在艺术学院专修水墨画,今年8月与友人开了一个水墨画联展。
林绍胜在艺术学院专修水墨画,今年8月与友人开了一个水墨画联展。


新闻源自:中国报 2015年12月07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