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信中首个篆刻展 日常材料拈来刻印

想做篆刻中的“不可能”

展览即日起至9月25日,星期一至六上午11时至下午5时,星期天至下午4时,在“三画廊”(百胜楼#02-89 S180231)举行。

51岁的陈信中是马六甲人,1993毕业于南洋艺术学院,主修西洋画。他在马六甲独中教美术至2000年,一头钻入篆刻世界,乐在其中,如痴如醉。

现在篆刻石价格愈发昂贵,加上石头局限,陈信中开拓不一样的材料,才有创作冲动。他用木材来刻印章超过十年。他将酸枝木筷子切段,刻上一只蚂蚁,尺寸只有0.5厘米,刻上“一带一路”。他想趁眼力还好时,尽量挑战创作最小样的东西。他将一截筷子刻上姓氏“陈”,边款为“成者为王”,印章可充当首饰坠牌,突破印章使用功能。

陈信中是啸涛篆书画会会员,作品常放在画会常年展销售。疫情期间,他出车祸手骨折,加上行动管制令不能外出,只好待在家里篆刻,生产力高超,得以办成个展。他用高山石刻了佛祖也居家隔离的图案,用酸枝木刻疫情体悟“吃喝拉撒睡,生命五要素”,并在他人点醒下,发现他一刀切下的榆木块就是达摩的造型。他还发现常被冒充为象牙的牛骨西洋棋,其中一枚刻上“钱龙”(壁虎)造型,神态生动。

陈信中笑说,因为不擅打麻将牌,就“糟蹋”它们。麻将牌赋予他的联想,他在“六筒”牌上刻“六时吉祥”;将“二筒”化为戴一副眼镜的四眼妹,边款“高颜值”,另一副“二筒”是四眼仔,刻上眼镜找朋友的儿歌。他将“一萬”变成“十萬”,想象“腰藏十万”,还将另一个“一萬”改成“千万”,大作发财梦。适逢牛年遇上花牌“耕”,他就刻“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花牌“兰”如此清雅,陈信中偏偏要刻“怪兰”,边款“西密兰”,一下变俗,呵呵。

陈信中将古玩店淘到的手刻旧麻将牌化为把玩的艺术品,共展70件。白麻将牌出现了法国画家马蒂斯线条利落的美女面部肖像,底面刻老虎图案,边款为“一山容不下二虎”,中西文化融合,耳目一新。

上海古旧家具装饰的铜条贝壳也被陈信中拿来刻字“秀而不媚”。陈信中的很多印章图形富有民间审美造型与情趣。他透露,本地几乎没人做的木刻印章刀法是他取师搜集的200件传统糕饼模木刻法。木刻法仅单刀刻(不同于石刻双刀法),根据木材不同密度找到纤维才刻得到。麻将塑料等材料刻法如同木刻。

马来西亚橄榄核出现了旅法画家常玉的裸女图,题上“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橄榄核有诸多局限,空洞多,怎样画上图案,诚为挑战。陈信中想做篆刻中的“不可能”,所以会用不同的原料来刻,跳脱传统结字的束缚,通过巧思,让不可能成为可能。

一般篆刻是石刻,陈信中另辟蹊径,日常用品如糕饼模、麻将牌、牌九、筷子、西洋棋、家具边角料、各种木头,信手拈来刻章,有趣好玩,独具风格。他举办第一个篆刻展“平凡匠心”,展出超过130件印章。


新闻节选(图):

新闻原文:南阳早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