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离

每逢遇到这种情况,被人介绍是艺术古董字画鉴赏收藏家时,告诉自己是被人拿来开玩笑、当小丑的,心不爽。自己对艺术认识有多深,自己最清楚,懂得只是一层薄薄皮毛。

我对艺术没研究,没什么常识,但我可是真心喜欢艺术这东西。为什么也说不清楚,只知道它能给我无限的快乐。最没知识的人都会有个人对事物的主观理解和意见,所以必然的我对艺术有一套个人的见解。曾写过一些对电影古董字画艺术很主观的杂文,惹来一些犀利专家说我不懂装懂。不懂是对的,装懂就不是了。讲心里的真实感受不是装懂,是真诚。

你会问为什么要写这类杂文,我处在一个民主的的国家,最微不足道的声音都有发声的自由。另一个理由是不把哽在喉咙的话吐出来,呼吸不通畅,影响健康。哈哈。

看谢忝宋的“法华经画展”,现场一个画家想知道我对谢忝宋这次创作的感受意见。我说了几句,在这里就顺便说说谢忝宋吧。

第一次与谢忝宋见面是在芙蓉。虽然我在吉隆坡工作,每逢周末都回芙蓉家乡。那个星期天我去看了他在芙蓉的画展,刚好他在展场,记得我和他说我喜欢他画的松鼠,因为像玩具,虽然知道他的松鼠是受陈文希的影响。其实我更喜欢的是一幅玫瑰花,从那天起我开始关注他的画。

当时我有个专栏〈牛厅琴〉,就写了几篇对他作品的感受。不少人问我为什么这么偏心他,那不是偏心,是真的喜欢他的画。

有一次他给我看了一组刚完成的新画照片,画秧鸡和石头。眼前一亮,觉得他找到了独特的个人风格。之后他把它画成了“重造自然”系列创作,成了他最好最成功的作品。记得我在一篇文章谈到谢忝宋的精品和当下中国当代最好的画家作品相比,绝不逊色。开始有人觉得我把谢忝宋赞得有点过了,也引起一些画家不服气。

谢忝宋是个吸收能力很强、很聪明的画家,他不满现状,抱着活到老学到老的宗旨,一直要突破自己。为了要画出更符合现代审美意识的作品,谢忝宋近年不断的尝试新颖水墨画法,于此同时我开始对他的新创作有点疏离感了。原因?想是现在的创品多了一份巧,少了一份实?

那天看展说的几句话:我没读过《法华经》,不知内容是什么,所以不知道谢忝宋为《法华经》所创作的28画是否把《法华经》的内容以视觉效果呈现的淋漓尽致。完全独立的以画看画,大部分都是以荷花秧鸡用不同构图形成,看完之后脑子里有点模糊,有困难记起每一幅画的面貌,能清晰记住的只有一幅白描观音像。

我真的是还怀念着“重造自然”时期的谢忝宋。

作者 : 牛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22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